栏目导航
沽空美元力量趋弱 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预期升温
浏览:109 发布日期:2021-02-28

尽管美债收益率持续站稳1%上方,投机资本对沽空美元的热情尚未明显减弱。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月12日当周,投机客持有的美元净空仓仍高达349.1亿美元,较前一周回升38.7亿美元,创下2011年5月以来的最高值。

“多数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与大型资管机构并未随着美债收益率回升而大幅削减美元空头头寸,反而是杠杆基金担心美元回升触发爆仓风险,不得已减持大部分美元沽空头寸。”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指出。这背后,是多数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与大型资管机构认为美债收益率回升幅度不足以扭转美元持续贬值趋势。

不过,随着华尔街金融市场对美债收益率回升的预期升温,全球资本流动却在悄然转向。首当其冲的,是大量欧洲国家和日本等套利资本纷纷从新兴市场撤离,转而买入美债资产,导致不少新兴市场货币从单边上涨转向双向波动。

截至1月18日19时,境内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徘徊在6.4942,较前一个交易日回调133个基点,境外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则触及6.5014,较前一个交易日回调293个基点。

“这也是过去数月以来离岸人民币汇率首次低于在岸人民币汇率。”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透露,这表明美债收益率回升正驱动海外资本对人民币单边升值的预期出现分化——部分来自欧洲日本的套利资本担心人民币汇率即将进入双向波动态势,开始结清人民币多头头寸获利离场。

在他看来,若10年期美债收益率回升至1.2%-1.3%,套利资本的获利离场情绪将更加活跃,可能触发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幅度加大。

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近日表示,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势取决于国内外经济形势、国际收支状况和国际外汇市场变化等因素。整体而言,人民币汇率有升有贬,双向浮动将成为常态,既不会持续升值也不会持续贬值,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美元回升源自杠杆基金空头回补

记者多方了解到,过去两天,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从去年5月高点1.15%回落至1.087%,主要原因是高盛等机构预测美国新政府出台的新一轮财政刺激计划规模仅为1.1万亿美元,远远低于市场预期的2万亿美元,由此导致市场对美债供应量扩大的担忧减弱。

这无形间也令不少投资机构放缓了削减美元空头头寸的步伐。毕竟,低于市场预期的新一轮财政刺激计划会减弱美国经济复苏前景,不利于美元反弹。

“不过,投机资本的美元空头持仓能否持续高企,存在诸多变数。”Nat Alliance国际固定收益主管Andrew Brenner指出。截至1月18日19时,10年美国国债收益率已回落至1.087%附近,但美元指数则一度上涨站稳90.9。这表明驱动美元指数回升的最大因素未必是美债收益率反弹,而是杠杆基金等机构的空头回补。

记者获悉,由于此前美元跌跌不休,多数杠杆基金采取3-4倍资金杠杆押注美元持续贬值,加之外汇交易自带20-50倍杠杆。在如此高的投资杠杆环境下,只要美元指数回升逾2%,这些杠杆基金将遭遇爆仓风险。

因此,他们对市场看跌美元心态变化极其敏感——随着摩根士丹利等大型投行不再认为看跌美元具有吸引力,这些杠杆基金纷纷提前大幅削减美元空头头寸“未雨绸缪”,以规避爆仓风险。

杠杆基金大幅削减美元空头,正触发多米诺效应,令众多华尔街量化投资基金不得不加入美元空头回补的阵营,由此带动美元指数“无视”美债收益率暂时冲高回落,继续保持反弹态势。

“这不足以影响多数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与资管机构对美元的看跌。”对冲基金OANDA策略分析师Jeffrey Halley指出。相比美国新政府出台的新一轮财政刺激计划,这些大型投资机构更看重美联储是否加快收紧QE步伐对美元走势的冲击。所幸的是,当前美联储多位官员均表示暂未考虑加快收紧QE步伐,令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溯源人民币趋双向波动内力

尽管美元仍然遭遇较大的沽空压力,美债收益率回升预期升温却足以影响全球资本流动转向。

近日,高盛鉴于美国经济复苏前景增强,将今年10年期美债收益率目标从1.3%上调至1.5%。

花旗银行则预计未来数月美债收益率可能升至1.25%,年底可能会进一步升至1.45%。

在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看来,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快速回升至1.25%-1.35%,将吸引众多欧洲、日本套利资本纷纷从新兴市场撤离,转而增持美债资产,由此带来新一轮全球资本转移。

“尽管它未必触发美元大幅回升,却足以令众多新兴市场货币从单边上涨转向双向波动。”他认为。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人民币汇率已然感受到美债收益率回升所带来的回调压力。

1月5日以来,境内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年内高点6.4305回调至6.4942附近,境外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则从6.4068回落至6.5014附近

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透露,这背后,是部分欧洲日本套利资本开始对人民币多头“获利了结”,因为他们认为美债收益率回升预期升温迟早会触发新兴市场货币较大幅度回调,干脆提前获利离场规避风险。

“这有助于外汇市场对人民币的预期趋于理性,不再像去年11-12月般强烈看好人民币汇率单边快速飙涨。”他指出。

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美债收益率回升触发资本削减人民币多头头寸,越来越多外贸企业也改变此前赌汇率大幅升值的做法,转而加大外汇套保措施降低外汇风险敞口风险。比如不少进口企业开始增加远期购汇型掉期交易规模“锁汇”,出口企业则通过买入远期外汇期权组合锁定新的结汇价格。

除了采取多项外汇套保措施大幅降低企业收付款的外汇风险敞口,不少外贸企业还借助外贸收支结算便利化政策,努力说服海外企业提高人民币在贸易结算货币的比重,从而更有效规避地规避汇率波动风险。但是,当前他们遇到的一大挑战,是不少国际企业正预期美债收益率回升将令美元指数触底反弹,或多或影响到他们使用更多人民币开展贸易结算的热情。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