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震惊!华信信托六旬董事长抡锤打伤女总经理,究竟何仇何怨?
浏览:122 发布日期:2021-02-23

现实版“商战”轮番上演。先前有游族董事长疑被同事毒死,后有华信信托董事长“锤击”女总经理。

记者了解到,华信信托经营风险在去年逐步暴露公开。监管部门叫停了华信信托的“资金池业务”,数十款产品陆续延期兑付。

为缓解危机,华信信托此前已启动引战工作。然后,这一起恶劣打人事件后,相关谈判进程或会受阻。

震惊!华信信托六旬董事长抡锤打伤女总经理被刑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1月8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1月6日17时左右,华信信托董事长董永成打伤其公司总经理王瑾。目前王瑾已被送往医院医治,案件起因是经营琐事,经初核,致被害人轻伤一级以上。董永成则因故意伤害罪已被刑事拘留。

随后,辽宁省大连市公安局西岗分局官方微博于今日也通报了该故意伤害案相关信息。经初审,犯罪嫌疑人董某成(男,64岁,大连华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与王某(女,54岁,大连华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因工作产生矛盾,董某成持械击打王某致其身体多处受伤。

记者了解到,近些年,华信信托发展并不顺遂。该公司已于去年被监管叫停业务,主要原因是对资金池业务进行清理。为解决困境,其已启动了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工作。

打人事件发生后,华信信托1月8日早间回应称,当前,该司全体工作人员状态稳定,公司各项业务正常进行。

为何动武

经营琐事、工作矛盾究竟为何?这一打人事件引发业界诸多猜测。

有不愿具名的信托行业观察人士李飞(化名)告诉记者,如果说内部冲突已经如此激烈的话,不排除涉及巨大利益纠葛的可能。不过,说实话,在这个年代发生这样的事情确实挺意外的。

“一般来说,粗放经营的时代,高管小圈子把持,出大篓子的时候,随之而来的还有各种乱象。”该人士进一步指出,类似这样的事情,以前高利贷行业时常发生,持牌金融机构也有过,不过持牌金融机构毕竟是接受监管的,处事风格会谨慎很多。

李飞告诉记者,业内还有一种猜测是说,作为董事长和疑似实际控制人的董永成,在去年被监管安排核查并更换与其搭档多年的总经理,不排除现任总经理王瑾在被打前向监管部门报告了关于公司违规的相关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华信信托已于去年被监管叫停业务,主要原因是对资金池业务进行清理。

有三方理财机构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华信信托资金池业务已经持续多年,期间大量滚动发行,而其他常规产品在市面上并不多见。

1月7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去年以来有投资者陆续来到华信信托大连总部维权,从维权结果来看应该不太理想。

正在引战

事实上,为解决困境,华信信托已启动引战数月。

2020年11月17日晚间,华信信托在官网发布《关于征集战略投资者的公告》称,为增强资本实力,保护信托投资者利益,拓展业务发展空间,推动业务转型和创新,华信信托面向全国征集战略投资者。

公告显示,华信信托拟引入单一或多家战略投资者,引入资金34亿至68亿元,注册资本增至100亿至134亿元。其将按照市场化原则和《公司法》规定选举董/监事,董事长、监事长分别由董事会、监事会选举产生,同时按市场化原则聘任经营团队。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公告中,华信信托表示战略投资者需要同意在完成增资前以适当方式对华信信托进行流动性支持,以保障信托投资者利益。

而在之前的另外一份公告中,华信信托曾称,不存在大股东占款或资金被挪用情况。大股东华信汇通集团持续给予流动性支持以援助公司。并表示,该公司信托资产和自有资产都足以覆盖全部投资者的权益,所以投资者不必担忧本金及收益的安全。

2020年11月18日,《国际金融报》记者曾致电华信信托,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无法对相关问题进行回复,意向战略投资者方面的情况也无法透露。

今日上午,记者多次拨打华信信托相关负责人电话,但始终未接通。

影响几何

在发生类似的故意伤害案件后,华信信托的引战工作是否会受到影响呢?

李飞告诉记者,实际控制人涉及刑事案件,相关谈判进程或会受阻。不过,对于持牌金融机构来说,目前监管的话语权更大。华信信托作为东北地区的金融机构,此次事件或不只会吸引当地监管部门关注。

截至2019年末,华信信托的股权结构呈现相对分散的状态,股东总数20家。其中持股10%以上的股东分别为华信汇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万联同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沈阳品成投资有限公司,各自持股25.91%、19.9%和15.42%。

从近五年的业绩表现上看,华信信托的净利润逐年下滑。

天眼查信息显示,在2015年实现利润高峰19.7亿元后,华信信托净利润逐年走低,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16.06亿元、10亿元和8.07亿元,2019年更是大幅下降至-1.52亿元,成为当年行业内为数不多的负利润信托公司。

2019年当年,华信信托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达到了7.24亿元,这或许是导致净利润为负的重要因素。

某资深信托业研究人士近期告诉记者,信托行业目前已经在摆脱曾经或多或少存在的粗放经营的“野路子”,进入精细化和规范化发展的新阶段,能否做到真正的市场化是一个重要的考验。

“在这个过程中,信托行业的出清和动能转换会加速,如果不及时跟上变化,不排除部分信托公司有被市场淘汰的可能。”该人士进一步指出。

记者 | 吴林璞

编辑 | 陈偲

版式 | 王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