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深度│和欧盟“离婚”的英国,会孤单吗?
浏览:183 发布日期:2021-01-13

12月25日,94岁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圣诞讲话中对所有英国人说,“你并不孤单”。她指的是,由于最新的疫情封锁,许多英国人无法和自己的家人朋友一起庆祝圣诞。

英国女王发表圣诞讲话。BBC视频截图

疫情终将结束,英国民众也还会有和亲朋好友共度圣诞的机会。但是,英国人“欧盟人”的身份,即将彻底终结。

当地时间12月24日,就在脱欧过渡期结束一周前,英国和欧盟达成了脱欧贸易协议,避免了无协议离开欧盟的混乱局面。

事实上,英国早在今年1月31日就正式脱离欧盟,但过去11个月间,“脱欧”一词仍然被频繁提起,原因就是在明年1月1日前,英国仍处于脱欧过渡期。但从明年1月1日起,虽然可能会不时加更“番外”,但脱欧“正剧”可以说已经大结局。

英国1973年正式加入欧盟,“金婚”未到便要求“离婚”,它也成为第一个离开欧盟的国家。那么,“离婚”之后的英国,会孤单吗?

新京报记者对话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解读英国脱欧的影响、英欧未来关系的走向,以及中英关系可能发生的变化。

达成协议:从“趋利”到“避害”

新京报:英国和欧盟为何能在最后一刻达成协议?

崔洪建:最直接的原因是,如果这个时候不达成协议,英国和欧盟双方都会面临一些后果。首先,不达成协议就得无协议脱欧,这会造成非常混乱的局面。尤其是在疫情背景下,双方都面临疫情防控压力,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和精力来应付无协议脱欧可能会带来的严重后果。因为目前来看,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是双方的头等大事。

换言之,双方在最后时刻达成一致,可以说是倒逼的产物。为了避免出现更糟糕的情况,所以互相妥协,至少在明年1月1日前对很多事情有一个安排。事实上双方早已错过了达成协议的最佳时期,现在达成了,可要在12月31日前完成立法程序也很难,但至少不会出现无协议脱欧了。

新京报:你怎么评价英欧达成的贸易协议?

崔洪建:这份协议可以说是聊胜于无,总比什么协议都没达成好,但显然没有达到双方之前的预期。英欧双方最初都设立了比较高的谈判目标,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达成。或者说,双方达成协议的动力已经从最初的“趋利”变成了如今的“避害”,避免受到更进一步的伤害。

此外,达成了协议也比另一个选项——延长过渡期要好。因为延长过渡期会带来更多的问题,首先约翰逊可能无法给国内一个交代,欧盟方面也会耗费更多的时间、精力和资源在这个问题上。

“达成贸易协议是好消息,但很有限。”《经济学人》报道截图

脱欧影响:对欧洲一体化产生冲击

新京报:英国脱欧会给英国带去哪些影响?

崔洪建:影响还是很大的。首先,根据协议,英国的贸易基本可以维持和欧盟市场的零关税、零配额关系。但是,也会有一些新的成本,比如新的手续和具体的规则,这方面肯定比以前要繁琐复杂。

英国将失去金融服务业在欧盟市场的特权,包括金融牌照和金融从业人员的认证,这些都要按照新的规则来。这个对英国是比较大的损失,因为金融服务业占英国对欧盟出口的40%以上,今后英国在欧盟市场肯定会受限。

此外,英国在科技教育方面肯定会有所损失,之前和欧盟的科技教育合作肯定会受影响。英国将失去来自欧盟的科技和教育补助金,或者要以新的方式来获得,这个也会导致成本上升。广泛一点来讲的话,英国脱离欧盟后,软实力肯定会减弱,因为它不能再以欧盟为后盾了。

其实简单来说,英国还是想要自己“当家做主”,也就是现在喊得最多的“主权”。因为在欧盟内,英国的自主权利肯定是受到限制的。譬如在经济贸易方面,英国没有独立的谈判权,只能由欧盟代表,且必须服从欧盟的种种规定。另一个“预算”问题也是脱欧派提得比较多的,因为英国提出脱欧的那几年经济增长比较快,所以每年交给欧盟的预算也就比较多,一些人可能就对此不满了。但是脱欧后,英国可以实现完全的主权,有自己的决策权,能自由制定规则,和其他经济体发展更密切的关系,这些可能是他们想要实现的。

新京报:英国脱欧对欧盟有何影响?

崔洪建:对于欧盟来说,最大的损失就是,英国脱欧对几代人来说都是无法挽回的事实。从经济上来看,很明显的是账面上的损失。因为英国作为欧盟成员国的预算贡献、经济总量份额占比都是很大的,英国离开后,欧盟账面上的数字肯定会减少,可能欧盟就不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了。

从实力构成来看,也会是一个冲击。比如安全方面,英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是核国家,也是北约里面军费开支仅次于美国的国家。这些以前都是计算在欧盟的实力里面的,但英国离开后,肯定就会缺一块。

新京报:是否会影响欧洲一体化?

崔洪建:欧盟以前一直是不断吸收新的成员国、不断扩大规模,这是欧盟历史上第一次有成员国离开,还是一个影响力比较大的国家,这对于欧洲一体化肯定会有冲击。

此外,英国脱欧可能会对其他欧盟国家产生示范效应。英国决定脱欧时,很多人就讨论过是否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因为当时正好碰上欧盟内部矛盾尖锐,包括南北欧、中东欧和西欧矛盾,大家就担心会不会有人学样。

从开始谈判到现在,欧盟为了防止英国脱欧产生示范效应,某种程度上想用英国脱欧的过程教育其他成员国,有种以儆效尤的效果。但我觉得这种影响可能还会持续下去。协议接下来的落实和谈判还会不断对欧洲一体化产生影响。英国可能会在谈判过程中分化一下欧盟内部,比如利用法德之间的矛盾。因为法德对英国脱欧态度很不一样,德国相对温和,法国相对强硬。在今后落实过程中,如何维持欧盟团结将会是一个问题,需要消除或者弱化英国脱欧对欧洲一体化的影响。

“脱欧协议没有带来真正的主权。”英国《独立报》报道截图

脱欧的原因:“偶然”和“必然”交织

新京报:折腾了4年半,英国为何坚持要脱欧?

崔洪建:这个问题很复杂,但简单点说就是,随着利益格局发生了变化,种种偶然的、必然的东西交织在一起,最后推动英国脱离欧盟。

英国加入欧盟的过程就是一波三折的,和欧盟在欧洲一体化问题上也存在目标差异。英国最初是反对欧洲大陆一体化的,认为即使要一体化,也希望以英国为核心。历史上,英国就一直在寻求对欧洲大陆的所谓平衡,不希望看到太过强大的欧洲大陆,认为这会威胁到自己。

但二战后,以德法为核心的欧洲一体化发展很快,英国觉得自己也应该加入。加入之后,英国又希望自己有一些特权,有想合作的可以合作,有不想合作的可以不合作,所以英国没有加入欧元区,也没有加入申根区,某些方面还保持独立。

2009年的欧元区债务危机之后,英国越来越多的人觉得和欧盟在一起没什么希望。尤其是债务危机后,以德国为主的欧洲国家进行了经济改革和产业调整,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英国。因为英国战后形成的是金融服务业为主的经济结构,而德国以制造业为主,所以在德国主导欧盟经济改革的过程中,英国觉得自己受到了限制。与此同时,英国国内民粹主义情绪上升,很多人开始提出从欧盟夺回英国主权。

到了英国推动脱欧的那几年,英国经济增长比较快,而欧盟面临着很多的问题,于是英国人认为,离开欧盟就像离开池塘来到大海,以后自由发展的空间更大。所以说,英国脱欧是种种自觉不自觉、偶然必然的东西交织在一起推动的,并不能拿公式算出来。

英国的未来:实现“全球英国”目标,难度不小

新京报:英国未来会如何调整自己的战略格局?

崔洪建:特雷莎·梅时期提了一个“全球英国”(global UK)的目标,想让英国在脱欧以后有新的调整和定位。一方面是脱离欧盟但是要继续在欧洲发挥作用,另一方面是要开放外向。后来约翰逊进一步提出,英国要继续维持在西方和欧洲的核心地位,作为世界一流大国发挥影响。

具体做法可能是,和欧盟谈判结束后,英国会很快把精力转向其他对外谈判,因为现在有了谈判权了。譬如英国很早之前和美国就已经在谈了,明年4月会有初步的结果;和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发达国家经济体也在谈,之后也会和中国、印度这些新兴经济体谈。英国希望构建比欧盟大得多的国际市场,一方面减少对欧盟的依赖,另一方面体现主权回归后在更大空间发挥了作用的目标。

在政治、外交和安全上,英国可能会采取一种有别于欧盟同时也尽量有别于美国的立场,继续在西方世界发挥作用。它可能会进一步利用和美国的特殊关系,同时尽量争取和欧盟获得相对平等的在政治安全领域的合作关系。英国还想去盘活所谓的一些“资产”,包括之前讨论过的英联邦等,同时在现有的机制中发挥更突出的作用,譬如G7、五眼联盟、北约等,这些都是英国可以发挥的空间。

不过,英国到底能发挥多少作用,会受到多少限制,这个还需要再观察。脱欧后的英国理论上获得了自主空间,但是现实上,英国的能力或影响力是在下降的。英国要保持所谓的独立性,但实际上英国现在不具备参与大国竞争的实力,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安全、军事实力。以前,英国可以利用和欧盟的集体效应,把自己利益放在欧盟利益中体现,这样可能相对来说英国的利益会被弱化,但是实现难度小。现在单独拎出来,有了自由谈判和开拓权,别人对它的重视度却下降了,今后实现利益的难度反而提升了。所以,今后一段时间,还要看英国到底如何处理外交事务。

12月24日,约翰逊和冯德莱恩远程开发布会。ITV视频截图

英欧的未来:竞争与合作之间寻求平衡

新京报:英欧未来的关系会怎么走?

崔洪建:最新达成的这份协议界定了未来双方在贸易领域的合作,而贸易关系是今后双方关系的核心,因为它涉及双方的经济联系和在此基础之上的合作。

总的来说,今后英欧双方还能合作,因为至少在经济上双方联系的紧密程度还是比较高的。比如,在贸易上零关税零配额的安排满足了英国的需求,显示出双方在贸易领域的联系还是比较紧密。此外,双方地理位置接近,关系必然会更亲密。约翰逊在协议达成后发表讲话时也说,英国离开欧盟但是不会离开欧洲。

这是大概的发展前景,但如何具体体现出这个前景,双方既设置了积极的方面又设置了消极的方面,比如说渔业,5年后每年都要谈。这也体现了,双方在共同创造利益和共同管理分歧上是同步的。如果把分歧管理好了,合作推进了,双方关系能进一步深化。整体来说,我觉得未来双方会合作但是不亲密,有竞争但是能妥协,双方会寻找平衡,这是未来英欧关系的常态。

中英关系的前景:需要做出一些调整

新京报:英国脱欧后,中英关系是否会产生变化?

崔洪建:肯定会产生一些变化。一方面,在经贸领域,需要额外再谈。此前中国和英国的经贸合作,是把英国看作欧盟的一部分来处理的。但英国脱欧后,许多规则、资源可能都会重置,因此双方经贸关系也会变化。

其次,英国离开欧盟以后,中国在处理和英国的关系与处理和欧盟的关系时的考虑会发生变化。以前,英国的利益和欧盟的利益是混在一块的,但现在分开了,中国就应该在对英国这一块进行调整。英国现在不是欧盟的英国了,是独立的英国,那很多的政策就必须调整。

还有,未来英国出于本国的考虑,在一些问题上也会调整对华政策。比如,英国有些方面可能会做得比欧盟还要极端,但是有些方面可能比欧盟还容易妥协。反过来,中国方面也要采取相应的对策。

新京报记者 谢莲

编辑 刘梦婕 校对 刘军